第116章 小弟来了(1 / 2)

蓝芬芬只感到世态炎凉,就因为她家有钱有势,就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欺负人吗?

如果学校的教室都不安全,这个世界可还有乐土?

她此时竟有了轻生的念头。

沈归载着聂风铃刚行驶到十字街,卢林的电话响起。

他只能将车停在路边,按下接听键。

“你怎么才接电话,蓝芬芬在教室被打了,可能要破相……”

沈归的心如刀割,没吭一声挂下电话。

他对聂风铃道:“风铃,今天回不去了,你先回朝阳小区,蓝芬芬被人欺负了。”

聂风铃一脸惊惧,赶紧下车,关切道:“那你自己小心些,我打三轮车回家等你。”

她是个善良的人,即使听到个陌生人被欺负也会难过,何况是沈归的好朋友。

其实今天见不见沈归的父母没那么重要,她要的只是他的态度,和他心里的位置。

沈归将她带离学校的那一分钟,已经有了答案。

他也不想出这种意外的。

沈归掉转车头,将摩托车骑到飞起。

不到三分钟,他已经骑到了一中校门口。

由于是上课时间,学校的大铁门紧锁着,但大门旁留着一道小门,供行人进出。

小门口竖着块牌子,写着严禁车辆入内。

沈归选择了无视,摩托车直接从塑料牌的中间穿了过去,导视牌被撞得飞起。

值班的保安被这一幕吓了一跳,赶紧追了出去。

沈归将摩托车停在了高三年级的教学楼下,矫健的身影如一道光,眨眼的功夫就闪到了二楼右侧的教室门口。

他抬头看了眼门框上横出来的牌子,写着高三(10)班。

沈归走进教室,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蓝芬芬,还有坐在桌上的白素素。

他都不用思考,已然明白了刚发生过什么。

卢林没想到沈归来得这么快。

蓝芬芬见到沈归,如同见到亲人,再也控不住眼泪,屈辱的泪水流过血痕,像一把把刀子落在了沈归的心上。

教室里的大部分同学也都认识沈归,因为他们曾经也是同学。

尹志军自然也认识昔日的学生,还是他将其劝退的。

他惊讶道:“沈归,你怎么来了?”

沈归面无表情地将尹志军推开。

他只是随手一推,尹志军就被推倒在旁边的课桌上。

沈归走到白素素身边,问道:“你打的?”

白素素见到沈归后,就已浑身发抖,而此时,一股强大的怒气压得她喘不过气。

她没敢吱声。

沈归将右手五指并拢伸直,将手化作刀,朝着白素素的脸挥了出去。

他挥出去的手,像一道道幻影,众同学一阵眼花缭乱。

待他停手后,白素素的脸血肉模糊。

更恐怖的是,她脸上的创口,形成了两个工整的字。

左脸写着贱,右脸写着货。

他的指头难道是刀片吗?

白素素已被吓傻,傻到忘了喊痛。

但她的噩梦还没结束,沈归提起她的衣领,将她扔到本已破裂的窗户上。

白素素穿过窗框,重重地落在走廊上。

沈归纵身一跃,身轻如燕,越过窗台,站在她身边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