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3章大结局(1 / 2)

南宋异闻录 月关 1711 字 10天前

一道幽蓝的光闪过。

一共十四人,霍然出现在东蓬莱白素曾经居住过的那座宫殿里。

这个位置是从寝宫走向大厅、办公厅和餐厅的中心点。

这个时间,大殿中还没有太多人走动,如果汉尼拔亲王已经占据了这座宫殿,他现在也应该在餐厅里。

一眼看到熟悉的蓬莱风格的宫廷建筑,海伦惊喜莫名。

“公主殿下,祝你一路顺风了。”

杨瀚微笑着对海伦说了一句。

“谢谢,陛下。”

海伦很感激,她是因为追杀杨瀚才卷入了这趟奇妙之旅,杨瀚根本不管她,或者把她关进大牢,其实都是合理的。

这个君王,真的很是宽宏大量。

玄月拔出匕首,上前挑断了徐诺、甜儿和另一个徐家女子手上的牛筋。

其他七个人没有再管,这三人已经解开,他们自会去解开其他七人的绑缚。

杨瀚又看了徐诺一眼,他请白素写了一份很详细的有关蓬莱的手札,那里的势力分布,各方的渊源与关系,彼此的利害冲突。

昨晚,他已交给徐诺。

相信只要有了这份详尽的势力地图,她在蓬莱,一样大有作为。

当然,如何开局,已不是杨瀚需要考虑的事了,他对徐诺,已经仁至义尽。

她,怀了杨瀚的孩子。

便是做过再多的错,杨瀚能怎么办?

是现在杀了她,还是等孩子降生以后,再杀了孩子的母亲?

杨瀚没得选择,既然你喜欢与天斗、与地斗、与人斗,那么,你就去遥远的蓬莱洲去斗吧,我眼不见为净。

既然你喜欢祸害人,那么你就去遥远的蓬莱洲祸害人吧,请放开我的三山。

随着古怪音节的吟唱,五元神器开始放出淡蓝色的光辉。

远处,有几名卫士按剑走来,突然发现大厅中站着许多人,立即拔剑奔跑过来。

海伦见状,马上举步迎了上去,大声表白身份:“站住,休要放肆,把你们的头儿叫来,我是西蓬莱海伦公主殿下!”

杨瀚凝视着徐诺,徐诺现在终于正视他了,眼神有些复杂。

杨瀚吟唱完了最后一个音节,轻轻吁了口气,沉声道:“好自为之!”

淡蓝的光辉陡然转得深浓,大甜痴痴地看着杨瀚,突然纵身一跳,跃到了杨瀚的身边。

杨瀚诧然看向大甜,对面的徐诺也一脸惊讶。

大甜看着徐诺:“小姐,对不起。

我的家,在三山。

我的男人……”大甜脸庞胀红地看了杨瀚一眼,道:“也在那里,我……要留在三山。”

大甜跪了下去,含着泪,向徐诺磕了一个头。

大家都叫她大甜,久而久之,都忘了其实她也是有名字的。

她叫桑瑶甜,她是大桑村的人。

她只是个小丫环,但她也有独立的灵魂、独立的思想,她也是一个女人。

她有她,所向往的人生。

徐诺看着她,目光渐渐了然。

湛蓝的光环一闪,立于其中的杨瀚、桑瑶甜、玄月和白藏,从原地消失了。

……大秦,重光三年,四月十三。

杨瀚用了足足两年的时间,终于把太卜寺神教的属性削弱的几近于无了。

但是,它在民间的影响力,是不可能这么快消失的,只能等待一代人、两代人过去,等到现在受其影响的几代人死亡,否则是不可能再改变其根深蒂固的想法的。

不过,既然已经断了传教的根本,无源之水,无根之木,总有一天会消失。

杨瀚不需要一个强大的令人失去理性的宗教,他更不希望他的江山,始终有两套都对民间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统治班子。

虽然三山世界是独立于中土故地的地方,可这里的人毕竟是来自那里,人们的思维以及文化的传承是一脉相通的。

政教合一或者政教分离,统统不适合这片土壤。

文官、武官、内戚、宦官,诸多势力在祖地的历史上轮番登场,彼此争权。

中央权威与地方权力,也在不声不响地进行着角逐。

文武制衡、诸相牵制,如此种种,已经够复杂了。

杨瀚可不想再搞出一套宗教班子,复制政体班子的那一套,在无限未来中彼此内耗不休。

好在,左宗伯向君死了,杨瀚未再立左宗伯。

大宗伯黎大隐羞愧地交出了一切权力,闭门思过,也在去年末,染了伤寒离世,杨瀚也未再设大宗伯。

太卜寺的其他高级神官,都被他充入了官场。

这些人的自身利益没有受到损失,也就没有多么大的抵触。

杨瀚用了两年的时间,主要是进行政体的调整、官员的调整。

仅仅两年,就对一个积患五百年的大帝国,做好这样的大手术,已经极是难能可贵了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