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4方云动(1 / 2)

“不应该啊,燹王怎么会没有动静”

碧绿圣殿外,君权神授与临界法则面面相觑,后者脸上满是惊讶。

这时,送走翠萝寒的南风看见两人窃窃私语,走上前问道:“你们在嘀咕什么呢”

临界低声的回道:“燹王刚刚进殿了,但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与他往日的风格不符啊”

“也许是燹王已经克服了对红色的厌恶呢,这是好···”

南风话音未落,怵见数十个红色的花坛一溜溜的从圣殿中飞出,准确的砸在临界头上,不论他怎么躲都无济于事,好似脑门上安装了定位一般。

“哎哟,哎哟,怎么光砸我呀,燹王,这都是君权安排的”

“就你一个人话最多,还无所事事,居然敢在我的寝宫摆放这些东西,罚你十年俸禄,还有,把这里里外外都给我好好打整一番,要是我醒来发现没有恢复原貌,还要再重重罚你”

“是,燹王”

临界垂头丧气的应道,然后用极为委屈的眼神望着南风与君权神授二人。

看着满地狼藉,君权神授拍了拍临界的肩膀,安慰道:“这是燹王对你委以重任,好好表现,我还有王命在身,就先走了”

“临界,别看我,我要去为燹王准备醒来喝的晨露了,他的起床气可是能吓死人的”

“唉,为什么每次挨打受罚的人都是我,命苦啊”,临界欲哭无泪。

·······

枫树林中,玄同望着半空飘零的枫叶,脑海中不禁想起了那个心高气傲的紫发少年,心里顿时泛起阵阵悲伤与落寞。

“紫色余分,以前你总是问我为何老来这处枫树林,其实是因为,每次到了这里,都能看到你气急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现在我重回旧地,耳边,却只回荡萧瑟孤寂的风声,唉!”

就在玄同沉痛缅怀之时,忽然,一只红色异鸟挟带诡谲魔氛从九天之上俯冲袭来。

“嗯?”

玄同见状,蚍蛉剑转瞬上手,寒光吐露间,催武备敌。

却见红色异鸟在临身一刻,杀气尽敛,陡然化作一个和玄同有八分相似的俊美男子。

“玄同,收起你的戒心吧,现在我还没有和你决一死战的想法”

“我早就察觉到最近有人一直在暗中窥视着我,但我不曾见过你,你到底是谁?又有何目的?”

“我吗?哈”,俊美男子手中红纸伞一转,说道:“鹙红陌夏挽风曲,请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名字啊”

说罢,挽风曲在原地留下一封书信后,便径直离开了,整个过程短暂而又奇怪。

玄同无心追问,捡起地上的信,拆开一看,脸色骤然巨变,来不及纠结陌生男子的目的,急急朝着翠环山赶去。

而另一边,没日夜都内,摩弗罗与飒溘斯二人正在养精蓄锐,此时,君权神授携沉厚绿霾威赫降临,霸气诗号响彻整个地底世界:

天启终将声震人间;诸神终究末日黄昏。

王迹终须御宇沉浮;圣痕终始唯君授命。

“摩弗罗,时隔偌久,咱们终于真身相见了”

“是你,君权神授!”

摩弗罗睁开猩红双目,语带讥讽的说道:“我还以为,需要再次动用异能才能见到你呢”

“欸”,君权神授语调一扬,说道:“好友,非是我不愿见你,你也应该知道,没有燹王的命令,我不能擅自离开彩绿险磡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