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大犬头夼高高挂八(1 / 2)

摘星踏斗 张重明 1254 字 9天前

火船众人各自回去,君子刀张威快走几步到易奢身边,低声神秘道:“堂主,灵官来时好像、好像只有一位车夫……”

易奢缓缓回过头,看着郑重其是、一副邀功模样的张威,脸上明显闪过一抹厌恶,转又看到一旁紧张不安、低头直搓袖角的木子,狐狸脸上玩味一笑,捏了捏木子窄窄的肩膀,称赞道:“本事足够,就是胆子太小,不然倒可以培养一下,总胜过某些吃里扒外的东西。”

说罢,易奢扭身离开,高大的君子刀仿佛成了一团空气,唔,还是很臭的那种……

木子看着脸色铁青的张威,想到一个少年英雄沦落至此,不由得有些心疼,柔声安抚道:“威哥,你现在不必在意他们的看法,等你练好了左手刀,易堂主总还是要启用你的。”

张威嘴角扯出一弯浅笑,温暖平和,心里却藏着火,恨不得将易奢杀死千百遍!

一次吃里扒外的人便不能用,认干爹上位的又是什么好货色?君子刀心里不平,连带着被易奢夸奖的木子也叫他痛恨起来,若不是此时树倒鸟散,身边追随的人只剩木子一个,定不能饶了这柔柔弱弱、不顶半分用的小东西。

“放心吧木子,我到过那种境界,即使只靠左手,也很快会回到那种境界,江湖最高的地方必须留着我的位置。”

木子眼中星光闪烁,用力点头……

吴珂所在的堂口距火船帮沧浪堂不远,马车徐徐而行,不过盏茶的时间就到了。

一下马车,三个丑汉子当即将伊籍围在当中,蜡黄脸、炭黑脸、星斗麻子脸,一个丑过一个,推推搡搡就往堂口里钻,比回自己家还要随意,来迎堂主的仆从们,硬是叫他们拱倒了好几个。

吴珂忍不住怒斥道:“下人在外面等候便是!怎么这般不通礼数?”

星斗麻子脸嘿嘿笑了两声,“咱们兄弟散漫惯了,守不得规矩,若九江门非要守规矩,换个大夫便是了。”

“混账,仆从也和主子称兄道弟?!灵官,可需要在下帮你教训仆人?”

吴珂凶气满满,银袍随之掠动,猎猎作响!

偏偏伊籍不为所动,盯着脚尖一言不发,蜡黄脸叉着腰,笑道:“龟儿子,老子是下人,你是求下人的下下人,老子这下人在你这下下人面前不就成了上人,老子这上人在你这下人面前还要守什么规矩?”

“不守规矩,九江门可不是任你们撒野的火船帮。”

“九江门啊,九江门能如何?”

“能让你们三只丑东西明年就可以吃香火。”

一个九江管事语气阴沉,三个车夫还犯不上堂主陪着他们打诨。

“吃香火,这是要打死我们了,好怕好怕!”

丑汉们一齐看向吴珂,“银菩萨,他说话当真?”

吴珂早瞧着他们讨厌,冷哼一声,周围九江弟子约莫十五六个,应声都纷纷跑来来擒拿三人,不成想,三人具是好武艺,一时半会竟不能拿下。

蜡黄脸撸着袖子,大咧咧、气呼呼道:“房顶上黑烟滚滚,天灵盖黑到了脚后跟,活该九江门又要死人!龟儿子若不让进,那老子们走了便是!走了,扯呼!”

话音一落,蜡黄脸迈着大步就要走,炭黑脸似是吃了一惊,着急道:“前辈不可!”

炭黑脸伸手要拦蜡黄脸,一个身影却比他动作更快。

“哪里去?!”

银菩萨厉吼一声,五指作爪,猛扑到三人身边,适才与十几人交手不落下风的三人,如今只是吃了银菩萨一抓,蜡黄脸半边袖子被扯得粉碎,一个翻身险险避过,炭黑脸痛叫一声,摔了个狗吃屎,周围弟子蜂拥而至,转眼就把炭黑脸五花大绑起来。

炭黑脸一阵委屈,什么啊?明明自己说话最少、最不惹是非……

吴珂又要对其他二人出手,星斗麻子脸开口“哈哈”笑了三声,道:“二位堂主今日突然暴起伤人,只怕灵官身体不适,今天就不看病了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