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0、唐煜的不甘(1 / 2)

寒冬腊月,雪花纷飞,在一座银装素裹的小村东头,有一间略显破败的小庙坐落于此。天sè昏沉,此时已是傍晚时分。凛冽的寒风源源不绝的刮过,庙前两颗秃树的枝桠连连晃动,随着虚掩的朱红木门轻轻开合,其上挂着的斑驳门匾也摇摇yù坠起来。

小庙的院子并没有常理之中的空荡,除了房门的几步外摆放了一尊半人有高的劣质大鼎,在那靠近大门的两个院角也堆积了一大些杂七杂八的物什,又是锄头铁耙等农具,又是早该被淘汰的平板车等杂物,此时它们都被天空飘落的鹅毛大雪给渐渐覆盖。

寒风透过雕花缕空的木窗缝隙灌入屋中,朱红供桌上的两团烛火连连摇晃,随着屋中光线的忽明忽暗,神像投下的yīn影顿时张牙舞爪起来。天sè越发黯淡,风声愈加急促,雪花四散飞舞的润湿了木窗上那用以阻风的层层白纸,顿时之间,白纸千疮百孔。

以寒风为动力,雪花悠然穿过了白纸之上的孔洞,徐徐落入这仅有三间普通卧室大小的屋子。作为一间庙宇,即便再小也不可缺少神像。只瞧紧闭的木门对面,五尊高约三米的人形神像靠墙并立,或是手持偃月长刀,或是手撑瓷瓶,神情威严的遥望远方。

在正zhōngyāng那龙头人身的神像跟前,有着一张斑驳老旧的朱红供桌,其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尊小巧的铜质香炉与两盏烛台。烛台之上,两支有些歪扭的殷红蜡烛静静燃烧,源源不绝的散发着温热驱走严寒,将其通过木窗而飘入屋中的雪花全部都消融一空。

时间缓缓流逝,屋外的雪花越下越大,渐渐的,仅凭两支残烛的温热,已经不能在第一时间就消融掉灌入屋子的所有雪花。前仆后继,飞蛾扑火,愈加密集的雪花接二连三的穿过了木窗。终于,有一片半个指甲大小的雪花坚持到了跌落地面之时才被融化。

唐煜平躺在木窗之下的单人木床之上,静静的感受着冰冷的雪花一点点在脸颊之上渐渐融化。身体越来越冷,意识越来越模糊,我终究是要死了吗?呵呵,在这二十二年之中,我接连经历了父母离异、双亲身死、身患绝症、被逼还债,以及车祸瘫痪等事。

这老天还真是仁慈呢,呵呵。对了,我的悲剧应该还要加上一个万年老处男吧?记得几个月前手段尽出的追到了暗恋八年的女神,可是跟她相处还不到一月时间,接吻也还没尝试过哪怕一次,就因为那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他果断悲剧的下半身瘫痪,直接迎来她的冷漠嘴脸与无情背叛。想不到呢,原来她是这种xìng子哦。

仔细想想,这一生中唯一让人欣慰的是,唐煜他还有着几个真正的兄弟。遥想当初在得知双亲身死与自己身患绝症的时候,那几个家伙可是花费了老大的功夫,又是跟他谈心,又是借着钱的带他到处旅游,为的就是让他能够恢复心情,不要有轻生的念头。

是啊,他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。想想就知道了,儿童时期父母离异,一边依靠亲人的接济,一边努力打工的熬到即将成年,可是就在毕业的前天晚上,他却得知了双亲身死的消息。至于原因?呵呵,他竟然不知道呢!经过一番蹉跎之后,他决定不再上学了。

很讽刺呢,他可是好不容易才重新燃起了对于生活的信心,可惜残酷的现实却是再一次打击了他。记得当时为了能够让他进入那家公司,他的几个好兄弟可是东奔西跑,又是请人吃饭又是欠人人情的,总算是让他成功迈进了那家公司的大门。然而就在他上第一天班的时候,一次恰逢其时的全身体检彻底的将他给打蒙。

身患绝症的心情常人真的不能够理解,或许是他天生就适应力强,或许是他真的不忍忽视那几个好兄弟为他所花费的一切苦心,总之他再一次的撑了下来。当时因为几年时间的住院与治疗,他已经负债累累并居无定所。然而这一切都无所谓了,他决定利用自己最后的时间好好的体验生活,体验美好的生活,体验一切的心中所想!就是在那个时候,他追求到了暗恋八年的女神:林韵。

这仔细一想似乎有些奇怪,既然林韵能够在得知他身患绝症的事后仍然接受他的追求,那她就完全没有必要在他车祸瘫痪的时候离他而去,要知道他当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啊?

算了,就以她那冷傲拜金的xìng子……等等!记得在相处的时候,她可是蛮和善的嘛,怎么可能会如此行事呢?即便是敷衍,怎么也要等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才对呀?不对,不对!既然她是那种冷傲拜金的xìng格,那她怎么会接受一穷二白并且身患绝症的他呢?

难道是因为爱情的原因?呵呵,这个就更加不可能了,要知道他在这八年之中可是仅仅暗恋,并没有与其进行过太多的接触,哪里会产生所谓的爱情。也就是说?呵呵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